www.cabet228.com_cabet228亚洲城_亚洲城唯一官方网
做最好的网站

曾经叱咤风浪退役后去何方了,受一类国家尊重

www.cabet228.com 1

  任何一种武器装备都有自己的寿命。武器退役后的下场如何?它们又会在何处安息?

  说起退役,近年来,中国海军装备更新速度明显加快,各类型战舰频频入列,这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老旧舰艇要“解甲归田”退出海军序列,那些曾叱咤风云、显赫一时的海军舰艇退役后去哪儿了?

号称“飞机坟场”的美国空军戴维斯·蒙森空军基地

  下场1:光荣身退

  归宿一

又到一年退伍季。老兵们伸出布满硬茧的手,轻轻摩挲着陪伴自己征战沙场的兵器,作最后的告别。 如果武器装备也有生命,那么退役之日便意味着它们生命走到了一个轮回的终点。随着新型武器装备不断研发列装,退役报废武器装备的数量也在逐年增加。关于这些退役武器装备,世界各国通用的处理模式是什么?那些曾经叱咤风云、显赫一时的武器装备退役后到哪儿去了?它们能不能“重出江湖”?今天,让我们走近退役兵器,盘点一下它们的最终归宿。 归宿一 封存保养,随时启用 据悉,今年8月中旬,俄罗斯军队部分退役T-62坦克被紧急启封,交付现役部队,同时启封的还有大量辅助车辆。上世纪70年代中期,T-62坦克停产。2013年,俄罗斯军队装备的T-62坦克全部退役。如今,T-62坦克之所以仍能生龙活虎再上战场,一方面得益于俄罗斯陆军在储存重型武器装备方面的丰富经验,另一方面也和俄罗斯对退役武器装备高度重视及科学的处理方式有关。 美国亚利桑那州的一片沙漠中,坐落着“航空航天维护与再生中心”。这里封存着美国大部分退役飞机,被称为“飞机坟场”。这些总价值达350亿美元的退役报废飞机,几乎涵盖了二战以后美军所有军用飞机机型。驻扎在那里的美军,每天都会对封存的飞机进行维护,时刻准备让其中一些重返蓝天。 2008年,世界第一种隐身战机F-117“夜鹰”正式退出作战序列。但是,“夜鹰”并未进入“飞机坟场”,而是被送往军事试飞场——托诺帕试验场。每隔30天,工作人员会启动一次“夜鹰”的发动机,检查各种液体,并将其拖行以保持机轮轴承的润滑。工作人员甚至还会定期试飞“夜鹰”。今年7月以来,就频频传出“夜鹰”重启试飞的消息。 体型庞大的航空母舰也有“坟场”。美国的布雷默顿海军基地封存着一些退役战舰,其中就有“小鹰”号、“独立”号等退役航母。这些退役战舰并没有真正“死去”,只是暂时“沉睡”。定期的维护保养,使得这些航母可以随时“重出江湖”,迅速奔赴前线。美军对封存武器技术有明确要求:在世界任何地方、任何时候以及面临各种可能的恶劣环境条件下,启封后的武器要随时处于可用状态。 在退役装备封存上,我军也有自己的独特做法。空军编余飞机存储中心是专门用来封存和改装维修各类退役战机的地方。我军还自主研发了“飞机气相封存技术”,用不透光、不透气的复合材料和特殊工艺将退役战机包装后,逐一存入洞库进行封存。一些“壮年”退役的坦克经过擦洗改进、清空油路、仪表归零等工序后,进入“冬眠”模式,为我军储备战斗力。 归宿二 二手交易,重见天日 某型装备退役后,虽然不再符合本国军备要求,但对于一些军事基础薄弱、急需发展军工业的国家来说,却无异于“宝贝”。于是,二手交易就成了处理部分退役武器装备的好办法。 韩国曾先后向孟加拉以及哈萨克斯坦等国转让退役的F-5A/B战机。印度也多次从英国和俄罗斯购买二手航母增强军事实力。 当然,最大的二手武器装备“供货商”还是美军,像CH-46运输机、“基德”级驱逐舰等退役装备都曾被二手倒卖。菲律宾海军的“坎农”级驱逐舰甚至经过了“三手”倒卖。这艘军舰本是美军二战时期的剩余物资,退役后被美军转给了日本海上自卫队。后来,日本海上自卫队又将其倒手卖给了菲律宾海军。 别以为美军只会向外军兜售退役装备,他们也会从盟国购置退役兵器。比如,英国“鹞”式战机退役后,美军曾一次性购买72架,用以装备海军陆战队。 归宿三 改型换面,浴火重生 凤凰可以涅槃再生,“埋骨”不代表真正“入土”,退役武器装备经过整修改装也可以拥有全新的生命。 2013年,波音公司为美军退役F-16战斗机搭载无人驾驶系统,改装后的新机型被重新命名为QF-16。新机型完美继承了老战机的特性,可以轻松完成诸多高难度机动,不仅节约了经费,也有效提升了战斗力,极具战略意义。 我军也不轻易放弃任何退役武器装备。近年来,随着装备更新换代,大批59式老坦克面临退役报废。经过相关院校和部队的攻关,由59式坦克改装而成的某新型主战坦克专用驾驶教练车应运而生。加长车体、替换潜望镜、仪表板,改装炮塔,为操纵件加装传感器和数据采集存储装置,一系列“整容”“换脑”手术后,“老爷车”变身“新教头”。该型教练车能完成某新型主战坦克90%左右的驾驶训练科目,既实现了新装备训练功能的有效替代,又为退役装备再利用探索了可行之路。还有一些坦克火炮,被改装成固定火力点,继续守卫在祖国需要的地方。 归宿四 试验靶标,物尽其用 很多武器装备退役后走向演习演练场、武器试验场充当靶子,在生命最后一刻为战斗力生成发挥“余热”。 退役舰艇改装为靶船,机动性好,能综合运用各种干扰手段,可以大大提升训练质效。通过击沉退役舰船,还可以获得实弹打靶的第一手原始数据,同时也可以推动提升未来舰船抗沉性。据悉,美军退役的31艘“斯普鲁恩斯”级导弹驱逐舰,已有一多半被炸沉。美军还曾利用退役航母作为靶船,进行核武器攻击试验。 前不久,在一次演习中,已经退役封存25年的美国海军“拉辛”号坦克登陆舰作为靶船,遭受来自美军、澳大利亚军队和日本海上自卫队等空中、陆上反舰导弹以及潜射鱼雷的轮番打击,最终被击沉。 随着我军近几年实战化训练进一步加强,越来越多的淘汰装备也被改为标靶,用于实弹打击。 除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外,退役兵器还有一个更“浪漫”的去处:一些坦克和大型运输机等装备退役后,被直接推进大海,化身人工鱼礁,为海洋生物提供庇护场所。 归宿五 退而不休,观光教学 许多服役期间战绩彪炳的武器,历尽沧桑后在博物馆和爱国教育基地度过余生,不失为好的归宿。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停放着新中国第一架歼-5战机,供游客参观,感受那段难忘的峥嵘岁月。中国航空博物馆的300余架馆藏战机中,大多数是我军退役战机,也有一部分外军退役战机,如“喷火”“野马”“蚊式”等二战名机。 1995年,俄海军在拆除“明斯克”号航母关键部位后,将其当作废金属卖给韩国。此后“明斯克”号又安家中国,变身游人如织的航母公园。美军也先后把“无畏”号、“约克城”号、“莱克星顿”号、“大黄蜂”号、“中途岛”号5艘退役航母改成海上博物馆。 化为观光资源固然好,用于教学也未尝不可。一部分退役的武器装备会进入军事院校,为教学服务。 归宿六 安全处置,杜绝后患 能量有多大,影响就有多远。有种武器装备“生前”威力无比,“死后”也令人忌惮三分——它就是核潜艇。退役后,这些核潜艇变成了漂浮的“核公害”。如何料理退役核潜艇的“后事”,一直都是世界各国面临的棘手问题。为此,各国海军不得不费尽力气处理冷战时代规模庞大、年代久远的核潜艇。 美国海军启动了“核动力舰船和核潜艇退役计划”:在卸出燃料,去污作业后,将潜艇分割成艉分段、反应堆舱、导弹舱、船首部四块,反应堆舱尾部被密封运往核基地埋藏,确保安全处置600年。 西伯利亚北面的科拉港是俄罗斯海军100多艘退役核潜艇的“公墓”。俄罗斯修建陆上存储码头来存放退役核反应堆,还建立了“核潜艇坟场”集中安全处置退役核潜艇。 归宿七 拆卸分解,回炉再造 按惯例,很大一部分退役报废武器装备会被拆解毁形,当成废铜烂铁卖掉,送入熔炉化为铁水,作为新武器原材料继续发挥作用。 任你“生前”如何威武,最终都会成为新的金属制品,这是难逃的宿命,也是退役装备最常见的一种处理方式。 比如,美国海军第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企业”号,2017年正式退役后一直在母港停泊等待拆解。美国政府近日表示,“企业”号可能需要花费超过10亿美元和10年以上时间才能完成拆解。 我军的部分退役报废装备也是如此。退役报废装备大多经过拆解电子设备和附属武器后,交由专门的回收站作为钢材原料使用。

  许多在重大历史事件中有突出表现的功勋武器,会进入各类博物馆、教育基地,作为珍贵展品,供人参观。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收藏了新中国第一架歼-5战机。这架战机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曾击落数架美军战机。

  光荣身退,受人瞻仰

  美国由退役航母改成的航母博物馆多达5个,包括“无畏”号、“约克城”号、“列克星顿”号、“大黄蜂”号和“中途岛”号。其中“中途岛”号是迄今美国海军史上服役时间最长的战舰,先后约有20万美军官兵曾在舰上服役。众多支持者筹集了200万美元,耗时整整20载,最终把“中途岛”变成了海上博物馆。

  每一艘军舰都是移动的博物馆

  一部分退役的武器装备会进入各类军事院校,作为教学用的实物。军校中的学员可以通过这些装备来更多地了解关于各型武器的战术技术指标、整体构造等特点。这些武器装备在光荣身退后,依旧发挥着自己的余热。

  许多名舰名艇退役后,大都留存并调拨到有关博物馆、军史馆、纪念馆进行展览。它们当中有的是国家领导人登临视察过,有的参与过重大作战任务,有的是型号装备的首舰首机首弹及其他一些具有纪念意义的装备。

  下场2:入土为安

  我国自行设计制造的第一代导弹驱逐舰———济南舰于2007年退役后,承载着诸多荣誉,像一位功勋卓著、历尽沧桑的老兵,告别了它征战36年的万里海疆,光荣退役,驶入了青岛海军博物馆,接受后人的瞻仰。功勋战舰告别壮丽航程,它将在国防教育的战场上开辟另一道闪光的航迹。

  有一种武器装备退役处置难度高,耗资巨大,还可能涉及到军事秘密,这就是核潜艇。如今如何安全、经济、有产地实现核潜艇的退役成为各有核国家必须面对的一个难题。

  1986年以来,我海军向20个省市和3个全国性社会福利组织共捐赠了95艘舰艇,向7个省市捐赠了8型12架飞机,向8个省市捐赠了99件各类退役报废军械装备,用于国防和爱国主义教育。退役舰艇成为了博物馆里的“明星装备”。

  冷战期间,以美国和苏联为代表的有核国家共建造了近500艘核潜艇,由于核潜艇的服役期一般为20年—30年,其中可能有超过一半已经或将要进入退役的行列。经过数十年的运行,反应堆舱累积了大量的裂变产物和活化产物。如果不对核潜艇实施恰当的退役处置,就会殃及环境以及生态安全。

  归宿二

  反应堆舱的清洗、去污、拆除、处置是核潜艇退役作业的关键。据估算,俄罗斯第一代核潜艇在停堆5年后反应堆舱内的放射性总量约为106居里,即便是卸除乏燃料后仍有105居里左右,污染物总量在300吨上下。与此同时,运行、维修和退役活动还会产生和积累大量的废液和固体废物,也成为核潜艇退役中的潜在危险。

  发挥余热,服务教学

  美国海军启动了“核动力舰船和核潜艇退役计划”(NPSSRP):在卸出乏燃料,并实施去污作业后,潜艇被分割成三或四个:艉分段、反应堆舱、导弹舱和船首部。反应堆舱的尾部被密封并用拖车运往能源部所属的汉福特核基地进行埋藏处置,处置设施将确保安全处置600年。每艘核潜艇所需的废物管理费用约为2500万—5000万美元。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下场3:转为后备

  一部分退役的武器装备还会进入各类军事院校,用于教学训练。服务教学不仅延长了舰艇装备的使用寿命,也为教学训练和人才培养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利用这些平台,海军军校培养学员体验舰艇生活、了解舰艇性能、熟悉舰艇装备、提高任职能力,切实培养适应海军现代化、信息化建设需要的人才。

  美国亚利桑那州有一片沙漠,那里是美军退役飞机走向生命终点的地方。它占地2600英亩,存放着几代美国军用飞机,被戏称为美国空军“飞机坟场”(The Boneyard)。

  曾作为中国海军早期“四大金刚”之一的“太原”号驱逐舰退役后泊于大连老虎滩,划归海军大连舰艇学院作为练习舰,后供游人参观。

  那里保存着价值350亿美元的过时飞机,可为戴维斯·蒙山空军基地的现役飞机提供备用零部件。戴维斯·蒙森空军基地位于亚利桑那州图森(Tucson)市。送到那里的飞机一共有4200架,有些只是在部署间隙暂时存放在这个基地,但对超过80%的飞机来说,这里是一个“钢铁坟墓”——在需要的时候有350000个零部件可被回收利用用。

  “合肥”号驱逐舰,退役后被移交给海军航空工程学院,常驻烟台用于实习教学。

  戴维斯·蒙森基地驻扎着美军第309航空维护与改造大队他们负责对这些飞机进行维护,随时准备让其中一些飞机重返蓝天。

  我海军303潜艇在退役后被移交给海军工程大学用于教学训练,受到训练部工作人员的充分肯定:“以前我们的学员光从书本上看到潜艇的图片,他体会不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接触潜艇会有一个感性认识,对学习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无论是老战机,还是旧战舰,其中一些装备仍有一定战斗力。以退役舰艇为例,美军的“后备舰队”,可以在10天到120天之间转换成现役海军军事力量。美国运输部海洋管理局表示,美国国防“后备舰队”已经参加过7场战争或国家遭遇紧急情况的支援任务。一些退役补给船和支援舰艇,也可直接启封,为海军提供后勤保障。

  归宿三

www.cabet228.com,  下场4:物尽其用

  涅槃重生,远赴海外

  靶舰,一个听起来很悲壮的词。它们没机会“战死沙场”,只能倒在自己人的枪口下。二战中名噪一时的“萨拉托加”号航母、“内华达”号战列舰,都成了1946年比基尼岛核试验的靶子(与它们做伴的还有被缴获的德国“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及日本帝国海军“长门”号战列舰等),当时核爆之后,这些战舰或立即沉没,或遭重创后被美军击沉。

  冯唐不老,披甲又出征

  2006年4月,“美国”号作为世界上第一艘充任演习靶舰的航母,在经历了25天的狂轰滥炸后,成为世界上葬身洋底最大的军舰。能为研制新一代航母提供抗攻击能力的相关数据,也算“死得其所”。而美军退役的31艘“斯普鲁恩斯”级导弹驱逐舰中,已有19艘被炸沉。

  对于拥有制造先进武器能力的大国来说,处理退役装备是个很头疼的问题。而对于军事工业薄弱、又迫切想拥有强大装备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而言,也是个很棘手的难题。但把二者放在一起,就不是问题了。于是便催生了一种新的市场———二手武器交易市场。

  也有的武器装备退役后在其他行业中发光发热。苏联解体后,财力上捉襟见肘的俄罗斯海军忍痛将号称“世界第五大航母”的“明斯克”号退役。1995年,在拆除舰上关键部件后,把“明斯克”号航母当作废金属卖给韩国,后又转手卖到中国,明斯克号摇身一变成了航母公园。2000年9月,经过精心改造的“明斯克航母世界”正式营业,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天津的“基辅”号航母身上。

  多年来,各海军强国退役舰艇充斥了世界海军武器装备市场。在1982年马岛海战中被英国潜艇击沉的阿根廷“贝尔格拉诺将军”号巡洋舰,就是在珍珠港事件中劫后余生的一名“老兵”———原美国海军“凤凰城”号轻型巡洋舰。

  下场5:拆解回炉

  我海军也有一部分军舰退役后,经过改装出售给一些海军实力较弱的国家和地区。

  大卸八块、送入熔炉、化为铁水、任你“生前”再怎么威武,最后还得回炉变成各种亮晶晶的金属制品,这是大多数武器装备难逃的命运。

  归宿四

  武器不同于其他机械,有的拆解起来丝毫不轻松。美军拆解F-14战斗机采用了复杂的彻底切割的方式:先用重型粉碎机把F-14的两翼切割掉,然后用各种切割设备把飞机切割成长度不超过0.6米的碎片。切割程序完成后,美军还对这些碎片进行清查,以保证整架飞机上没有任何可以再次使用的零配件——这一切都是为了不让F-14的任何部分落入伊朗人手里。

  变身海警,重返海疆

  对于航母之类的庞然大物,拆卸费用更是居高不下。据统计,拆解每艘航母的费用大约在6500万—7000万美元之间。如此高昂的拆卸费用,即使财大气粗的美国海军也常觉捉襟见肘,因为美国海军每年在这方面仅投入2000万美元。如“珊瑚海”号航母历经7年才最终完成拆解。而这也直接催生出一个巨大的行业——拆船业,印度古吉拉特邦的阿朗(Alang)拆船厂,世界最大的拆船厂,号称全球半数的船只在此拆解。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下场6:重出江湖

  一些军舰退役后改装成海监、渔政船等公务船,这是当前中国海军退役军舰常见的归宿。据悉,目前我海军与海监部门加强了各项合作,其中就包括向海监部门输送大批退役军舰。

  对于拥有制造先进武器能力的大国来说,处理退役装备是个很头疼的问题。而对于军事工业薄弱、又迫切想拥有强大装备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而言,也是个很棘手的难题。但把二者放在一起,就不是问题了。于是便催生了一种新的市场——二手武器交易市场。

  中国海监137号执法船。它由“东拖830”远洋拖轮改建而成。这些转为海警的退役舰艇以破冰船、布雷舰和救援舰为主。

  2005年,韩国甚至以1美元的象征性价格向哈萨克斯坦出售了3艘二手的“野猫”级巡逻艇。2009年又以100美元的价格,向菲律宾、孟加拉以及哈萨克斯坦等国转让已经退役的F-5A/B战斗机。

  这些海军改造的退役舰船加入海监行列,使海监队伍的实力大增,执行任务的能力大为提升,为完成当前艰巨的海洋维权任务提供了基本保证。

  多年来,各海军强国退役舰艇充斥了世界海军武器装备市场。美国是世界上最主要的退役舰艇出口国。在1982年马岛海战中被英国潜艇击沉的阿根廷“贝尔格拉诺将军”号巡洋舰,就是在珍珠港事件中劫后余生的一名“老兵”——原美国海军“凤凰城”号轻巡洋舰。

  归宿五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之一的印度,对于二手航母似乎情有独钟。1957年,刚独立不久的印度看中英国的“赫克利斯”号航母,购进后将其更名为“维克兰特”号;1986年5月,印度再次以5000万英镑的价格购买了英国退役轻型航母“竞技神”号,将其改名为“维兰特”号;2004年1月20日,印度与俄罗斯签订了购买俄军“戈尔什科夫海军上将”号二手航空母舰的合同。

  核用遗物,安全处置

  下场7:无人问津

  我“芯”狂热,岂能轻易平息

  在厄立特里亚的阿斯马拉市,有一座由坦克、装甲车辆和其他战争遗留下的车辆组成的巨大“墓地”。这些战争的碎片有的来自厄立特里亚军队,有的是埃塞俄比亚撤离厄立特里亚时遗弃的。

  在海军,有一种武器装备退役处置难度高、耗资巨大,还可能涉及到军事秘密,它就是核潜艇。如何安全、彻底、经济地处置退役核潜艇,是全世界所有使用核动力舰船国家的一道难题。核潜艇包含有复杂的核反应堆,核反应堆不是煤油炉,能够说熄灭就熄灭,如何结束链式反应,如何安全处理剩余核物质,如何处理带有放射性的各套装置,都是非常麻烦的过程。

  无独有偶,上世纪70和80年代,苏联对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失败后,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郊外遗留下大量废弃的坦克和装甲车辆。苏联匆忙地撤退只带走了无限的懊恼,却无法带着这些武器装备回家,任凭风霜剥离着它躯体、孩童在它的脸上涂鸦。阿富汗政府也没有对其回收,似乎是想让这座“坦克墓地”成为一种警示……

  2013年,海军第一艘核潜艇退出现役,并完成核废料、核反应装置及相关设备的安全、彻底、稳妥处理。核潜艇的“心脏”———核反应堆舱处置是退役工程的重头戏。我海军科研人员独辟蹊径,采用多重防护技术,成功完成了强放射环境下燃料组件的卸出、封装,各种放射性部件的切割、拆除及退役环境的去污和终态处理。核反应堆舱的安全处置使中国真正拥有了核潜艇安全退役的技术和经验,使增加新型核潜艇不再有后顾之忧,从而真正实现中国核潜艇部队的新陈代谢。

  对武器装备来说,最悲剧的莫过于静静的在角落里逐渐腐烂、生锈。但总有一些不幸的装备会沦落至此,无用武之地也是一种寂寞吧。

  归宿六

  魂归大海 试验靶舰

  我生于大海,我归于大海

  近年来随着我军实战化训练增多,越来越多的退役淘汰舰艇改为靶船用于海上实弹打击,退役报废导弹和飞机改装为靶弹靶机用于空中实弹射击。

  退役军舰作靶船可以增加演习与训练的真实性。这是各国海军处理退役军舰的通常做法,在环太军演中,美军把退役军舰作为火炮攻击的靶船。但目前,中国退役军舰作靶船的并不多,大约占退役军舰总数的十分之一。

  海军某型猎潜艇海安艇退役后将改装成靶船。

  退役军舰被炸沉入海底后会形成军舰鱼礁,聚鱼效果非常好,只要两三个月,就陆续会有底栖性鱼类进驻,同时也会吸引像红鱼、鱼参等高经济近海鱼类进入栖息,成了海底鱼类的乐园,也算是为海洋做了最后一点贡献。

  归宿七

  回收利用,拆卸分解

  转身离去,只留下动人传说

  装备退役后,如果实在没有其他的用处,就只能大卸八块、送入熔炉、化为铁水,任你“生前”再怎么威武,最后还得回炉变成各种亮晶晶的金属制品,这是很多武器装备难逃的命运。对军舰来说,最不堪的命运就是直接被拆毁,然后将钢材作他用。比如英国“皇家方舟”号航母在2010年退役后,不得不被贱价卖给土耳其回收公司。

  在我海军退役舰艇里,也有部分舰艇在拆除了船上的电子设备和舰载武器后,最后送往船厂拆解后作为高等级钢材回收。

  由于舰体老旧、维护困难、安全隐患多,参加过两次海战的我海军功勋战舰南充舰,于2012年从青岛转移到秦皇岛某回收站。这艘经历了44年风雨洗礼的“老兵”走完了自己辉煌的一生,被拆解,重新回收利用。

  2001年以来,我海军共有几百艘舰艇退役。它们曾经纵横四海驰骋大洋,立下赫赫战功,退役之后依然发挥余热,以各种形式,在各个岗位,为祖国的国防事业发挥余热。

本文由www.cabet228.com发布于cabet228.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曾经叱咤风浪退役后去何方了,受一类国家尊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